新冠疫情对2020年美国大学资源筹募的影响观察

【编者按】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高等教育界带来了一系列深刻的影响;尤其是在高校社会资源筹募方面,被视为高等教育资源筹募全球标杆的美国大学的筹款工作面临着严峻的挑战。2020年已经过去,新冠疫情造成的危机仍在持续;为此,我们参考了美国知名教育咨询机构如WashburnMcGoldrick、美国大学与高校业务人员协会NACUBO发布的相关报告,同时根据美国一些知名大学近期发布的财报,梳理美国主要知名大学2020年捐赠基金的收入和支出情况,观察美国大学资源筹募工作受疫情影响程度和应对措施,希望对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等中国大学基金会在后疫情时代调整资源筹募策略,适应防疫常态化的新环境,持续开展国内外资源筹募工作提供一些有益借鉴。

 

一、疫情对美国知名大学捐赠基金2020年收入支出总体影响

随着新冠疫情对社会经济影响的加剧,不少美国大学在2020年中时普遍不看好本校资源筹募中短期前景。20205月,哈佛大学常务副校长凯特·拉普(Katie Lapp)在公开场合表示,受疫情影响哈佛大学2019-2020学年预期收入将下降4.15亿美元,2020-2021学年收入将下降7.5亿美元;校友捐款、政府资助和社会赞助等也受到了威胁,最终将导致未来两年内哈佛大学减少12亿美元收入;密歇根大学对外宣称由于疫情致使该校的收入将减少10亿美元;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公告称2020-2021年的收入预计将减少近5亿美元。

美国十所知名高校基金捐赠基金新近公开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2020财年各高校捐赠基金的规模小幅上涨,但多数高校年度筹款额略低于上一年度。投资回报率方面,除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少数大学,多数高校捐赠基金的投资回报率均有所下降规模增长较快的捐赠基金主要依赖于其投资回报的增长而非新的捐赠到款。

表格 1 美国十所高校2018-2020年捐赠基金总量、捐赠收入与投资回报率不完全统计

 1612262456246009559.jpg

虽然不少美国高校面临巨大财务缺口,但决定动用捐赠资金填补财务缺口的大学似乎不多。据美国高等教育筹款咨询公司WashburnMcGoldrick调查,仅有5%的机构表示愿意这样做。而根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调查报告显示,有部分大学正在讨论从捐赠基金中申请无息借贷的可能性。造成这个情况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美国大学接受的大部分捐赠基金都是限制性的(比例超过80%),非限制性的可以用于救急的捐赠较少;美国大学捐赠基金的管理模式是,一般捐赠基金缩水时大学将会减少捐赠基金的拨款和支出,因此大学通常不会选择动用捐赠基金。

 

二、疫情对美国大学筹款收入的影响

1. 对捐赠收入的影响

对于2020财年和2021财年的筹款,有许多筹款官员抱以消极态度,认为超过100万美元的大额筹款收入下降幅度很可能超过20%,低于100万美元的中小额捐赠下降幅度可能集中在10%-19%范围。美国高等教育咨询公司Weswood Strategies总裁Emily Weisgrau表示,在小额捐赠中25-100美元的小微捐款将大幅度减少,这些捐赠每年加起来总计达数百万美元,通常情况下可以占到筹款机构年收入的5%左右。受经济持续低迷和就业率大幅下滑影响,小额捐赠者预计将持续减少,可能导致大学捐赠筹款将变得越来越依赖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大额捐赠。虽然大额筹款捐赠人的财富一般不会受到经济形势的太大影响,但因为大额捐赠本身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一旦少数潜在大额捐赠者改变主意或者有一位顶级捐赠者选择撤回投入慈善事业的资金,那将对整个大学筹款活动和捐赠基金造成沉重打击。此外,新冠疫情导致的出行限制也严重影响了高校筹款活动,EAB调查,近五分之一的高校表示他们预计2020财年的访客数量将下降30%以上;而旅行限制和部分筹款人保守的心态也影响他们对外拓展和寻求潜在捐赠人。

而校庆等大宗筹款运动也受到了喜忧参半的影响,体现在与医药健康领域相关的大宗筹款受到较多关注,而一些学校正考虑推迟大宗筹款项目。根据EAB调查,虽然经济形势不稳定,但仍有很多尚未开展大宗筹款运动的高校希望在此期间进行大宗筹款,并计划在2021财年进入大宗筹款的静默准备期,77%的受访高校筹款机构表示他们正考虑实行大宗筹款的计划。其中,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在202010月发起一项主题为“Expect Greater: From UC Davis, for the world”、目标为 20 亿美元(约 134 亿人民币)的史上最大募捐活动;旨在推动大学培养未来的领导者,关注医药健康、气候变化等领域。据悉,此次筹款的静默期自20167月起,目前这项筹款运动已获捐12亿美元(约80.2亿人民币)。

同时,有10%的处于大宗筹款静默期的高校筹款机构已经推迟了大宗筹款项目发布日期,有接近75%的高校筹款机构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推迟大宗筹款项目发布日期;还有45%的筹款官员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延长大宗筹款项目的截止日期;超过10%的被调查者表示他们计划将大宗筹款运动的截止日期推迟一年或更长时间,例如美国俄亥俄州甘比尔的凯尼恩学院(Kenyon College)20211月宣布将延迟筹款运动至20216月,并将筹款目标从3亿美元提升至5亿美元。

 

2. 对筹款项目的影响

疫情导致的经济下滑和出行限制也对高等教育筹款行业造成了打击。据WashburnMcGoldrick公司对约400名美国高教捐赠基金行业从业人员进行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美国高等教育筹款在操作和模式层面上已经发生一些重大变化


1对项目进展的影响

疫情期间绝大多数美国大学筹款官员采用线上办公模式,因此目前美国大学筹款官员最关心的问题分别是:如何保持现有筹款项目的推进(67%)、在不稳定经济形势下调整筹款策略的能力(57%),以及如何使用在线工具有效与校友和潜在捐者进行有效接触并吸引潜在捐赠者(47%)。

图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筹款官员认为筹款工作在疫情期间遇到的最大挑战

1612262474411002870.jpg 

根据调查显示,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筹款官员认为新冠疫情对其日常工作造成的负面影响主要集中在对潜在捐赠人拓展与跟进,以及达成捐赠项目协议两个方面,有52%的受访者和47%的受访者对在现阶段拓展潜在捐赠人和跟进、达成捐赠项目协议报以消极或不确定态度。

图表2  新冠疫情期间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筹款官员对其筹款工作推进能力评估调查结果

1612262487948013485.jpg 

此外,因为疫情所导致的出行限制使得筹款官员在筹款活动中不得不停止了校内见面活动,有超过8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停止了与潜在捐赠人的会面,改为采用电话与视频交流。但线上交流方式无法给捐赠人带来其捐赠影响力的直观效果感受,因此约有33%的受访者担心会失去潜在的捐赠者,同样还有33%的受访者担心无法与潜在捐赠者进行有效沟通。

图表新冠疫情期间美国高等教育筹款机构所中止的筹款活动类别统计

 1612262502496055911.jpg


2对项目方向的影响

20209月的调查中,社会公平首次成为高等教育机构筹款的优先事项(85%),同时许多受访者表示,目前高等教育筹款的重点是提供对高校学生的经济资助(87%)、进行非限定性捐赠(77%)以及支持虚拟在线教学(57%。此外还有44%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筹款重点发生了重大变化,捐赠者与捐赠基金管理团队对资本项目的重视有所下降。

图表4  新冠疫情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筹款项目倾向性变化改变的影响

 1612262533320014873.jpg

通过对互联网公开数据进行搜集与梳理发现,调查中所显示出的高教公益慈善领域筹资项目倾向性在20209月之后的美国该领域重要捐赠项目中有明显的体现。2020年第三季度,美国高教公益慈善领域的许多捐赠者将促进社会与教育公平作为捐赠条款的重要内容,一定程度上与席卷全美的“Black Lives Matter”运动所造成的美国政治与社会形势有密切关联;例如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 创立慈善组织承诺在未来4年向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查尔斯克鲁医科大学洛杉矶药科学院、莫尔豪斯学院亚特兰大医学院以及梅哈利医学院的黑人裔医学生捐赠总价值1亿美元(约合6.5亿人民币)的奖学金;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获捐的2.5亿加元(约合12.78亿人民币)的捐赠条款中明确提出资金用途之一是用于反歧视项目,例如为不同背景学生提供奖学金2020年第四季度,以美国大学为主的海外高校接收到的非限制性捐赠增多,捐赠人十分关注贫困学生资助、特殊人群和少数族裔受教育领域;例如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获得迈克尔与苏珊·戴尔基金会(MichaelSusan Dell Foundation1亿美元(约合6.5亿人民币)捐赠用于低收入学生奖学金,美国慈善家麦克肯齐·斯科特MacKenzie Scott向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等多所美国高校捐赠1500-5000万美元不等的非限制性资金,TikTok向美国弗吉尼亚联合大学等10所高校提供总价值1000万美元的少数族裔奖学金,美国布朗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分别获得来自校友大额捐赠用于帮助退伍军人和视障人群入学。

总体而言,近一段时间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筹资项目方向转向促进人才培养和发展领域,并可能成为世界高教公益慈善项目筹资领域的发展方向。


3对捐赠形式的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形势的打击为近段时间内现金捐赠与股票捐赠带来极大的不稳定性,因此美国高校基金会正在调整筹款策略。例如密歇根州立大学基金会正在加紧努力吸引房地产等不动产捐赠和遗产捐赠,这类资产包括石油和天然气权益,木材和农地、住宅、度假屋或公寓,以及商业投资或不发达的房地产,并指定用于对大学、学院、体育运动或其他校园地区的支持。在不稳定的新的捐赠年,密歇根州立大学放弃只针对现金捐赠等常规捐赠筹款的方式,重新聚焦了不动产捐赠这种常被忽略的捐赠方法来为学校吸引更多捐赠。

 

3. 对美国大学筹款的长远影响

1工作方式

根据美国高等教育咨询机构EAB的调查显示,疫情对美国高教筹资长远影响之一在于促进大学各部门间在筹款工作上的合作,比如校友关系部门和大学发展部门(类似于国内高校的校友会与基金会),许多美国高校通过多部门协作开启了对外宣传活动以及紧急资金筹集活动;部分美国高校正在思考创立一个筹资的矩阵集成团队,这种方式有利于整合各部门的资源优势用于高校筹资。此外,视频会议工具和在线办公工具等数字化工具很可能成为美国高教筹款机构的工作常态或重要补充方式。总体而言,虽然在线工具的使用一定程度上影响与捐赠者的沟通效果,但在线工具的使用也使得筹款工作更加灵活,因此大多数受访者希望在疫情后可以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工作。

图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筹款官员对解除出行限制后工作模式的选择

1612262554759052181.jpg 


2项目策划

疫情推升了高校筹款在对学生资助、技术研发和心理健康支持等方面的紧迫性。为校园建设项目提供大笔资金可能已经成为过去,以前一些最大的筹款是在资本项目与学校基础建设领域,但是未来在空旷的校园里为校园建筑募集捐款将变得艰难。此外,大学应该考虑的另一个筹款优先事项是为先进科学技术领域研究筹集资金,以及寻求捐赠支持在线教育的发展。目前,大多数经济专家都认为向医学科学研究以及STEM计划捐款的趋势将持续发展。

此外,捐赠者心理存在持续的不确定性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捐赠意愿;突发公共事件导致他们关注的优先领域发生了变化,目前他们更在意捐助能否为社会带来具有实质性、变革性的影响以及这些影响是否存在于捐赠者感兴趣的领域。在未来,筹款机构在关注大学筹资的同时还要关注社区建设,高校筹款机构需要利用这段时间重新评估校友关系和各方面协调发展工作。

相关行业专家普遍认为,美国高等教育筹资机构面临的一个关键挑战是改变筹资战略,即思考如何使筹款方案兼顾校园需求和解决人类社会面临的挑战性问题在筹款时要突出直接的项目目标与明确的预期效果,以向捐赠人显示他们捐赠能够带来的影响力

 

三、疫情对美国大学2020年捐赠基金支出的影响

根据美国大学和高校业务人员协会(NACUBO)调查结果显示:在截至20205月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大学捐赠基金都受到较大影响,参与调查的大学捐赠基金在第一季度平均亏损13.4%左右,还有20%的捐赠基金处于亏损状态;此外,体量较小的美国高校捐赠基金第一季度亏损反而比体量大的高校捐赠基金更严重,因为体量较大的捐赠基金投资结构多样并拥有相对较高的抗风险性。据美国各高校在2020年发布的公开信息,哥伦比亚大学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宣布更换首席投资官,并期待通过这种方式调整投资策略、保持捐赠基金资产稳定、增强自身捐赠基金抗风险能力。

根据以往新闻报道以及数据,美国高校捐赠基金的分配率一般维持在4%-7%左右,参加2019NTSE的机构调查的美国高校捐赠基金的平均有效支出率为4.5%。但在2019-2020财年,麻省理工学院将捐赠分配率从4.8%下调至4.3%;哈佛大学曾由于经济形势的变化将捐赠基金2020-2021财年分配率下调至2%以维持捐赠基金资金池的稳定性,但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哈佛大学在8月宣称将2021财年捐赠基金分配率调回5%

也有部分高校选择提高捐赠基金分配率:普林斯顿大学计划暂时将其捐赠支出率从5%提高到6%,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克里斯托弗·艾斯格鲁伯(Christopher Eisgruber)称这是暂时的计划,因为这一捐赠分配率是不可持续的;20205月,西北大学校长莫顿·夏皮罗(Morton Schapiro)宣布,西北大学捐赠基金分配率将从5.2%临时提高到6%

部分美国高校决定回调或上调捐赠基金分配率在一定程度上与新冠疫苗研发和美国经济复苏有关,根据WashburnMcGoldrick公司对约400名美国高教捐赠基金从业人员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捐赠基金管理人员和筹款官员对所在机构完成财年目标的信心在逐步上升,基金管理人员的信心在快速增长,20204月和6月仅有24%17%的受访者有信心达成所在机构2020财年的目标,但在20209月的调查中有接近60%的受访者认为有望完成所在机构2021财年的目标。

图表美国高教捐赠基金管理人员对所在机构达成财年目标信心统计(单位:百分比%

1612262582315053397.jpg 

综上,在面对不稳定的经济形势与高校捐赠基金体量与收入缩水的状况,目前大多数美国高校捐赠基金管理人员均采取比较保守的管理手段:一方面通过调整投资方式进行资金开源、启动应急捐赠基金进行面向校友的筹款;另一方面采用下调基金分配率的方式进行资金节流。

此外,据调查美国大学捐赠基金管理人员在近段时间采取的节流手段还包括:加强对学校管理费的审查;重新评估财务支出政策;重新平衡投资组合并重新考虑资产分配;联系过往捐助者请求额外的非限制性捐赠或修改捐赠的限制性来补充支出等。

 

参考资料:

[1] 本文部分内容改编自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2020年第三季度《国内外高等教育公益慈善发展研究》 (总第5期,20201020日刊印)

[2] 本文相关美国高校捐赠基金数据参考自NACUBO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对外公布数据以及各高校捐赠基金2018-2020财年年报。

[3] Bonnie N. Devlin, Karin L. George. Advancement Moving Forward: Perspectives on the challenges to philanthropy due to the COVID-19 Pandemic. [R].US: WashburnMcGoldrick,2020.

[4] Jeff Martin. What 110 advancement leaders think lies ahead for university fundraising during COVID-19[R].US:EAB,2020.

[5] NACUBO.U.S. and Canadian Institutions Listed by Fiscal Year (FY) 2019 Endowment Market Value and Change* in Endowment Market Value from FY18 to FY19 (Revised)[R].US:NACUBO,2020.

[6]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2020-2021 Almanac[R].US,2020.

[7] Whitney Wilson.COVID-19s impact on university fundraising and alumni relations [R].US:EAB,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