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人、创业者

5.6-1.jpg

2014年“校长杯” 摄于x-lab

学堂路上有个拾年咖啡,拾年咖啡旁边的有个清华胶印厂,胶印厂里面有个AOD 3D打印展厅。好几次路过,有种一探究竟的冲动,却每次都是匆匆。

经常听到一个组织叫“x-lab”,像是某个高大上的“实验室”,但又不太清楚这个“实验室”是做什么研究课题的,发什么会议期刊,地址在哪里?

每年十一月的最后一个周六,百度并不能查到这是什么日子——它是“清华创客日” (Tsinghua Makers’ Day),所有人看到英文缩写都笑了,但 “Maker”指什么,有的人并不在意。

园子里有门课,叫“创办新企业”,听着像是“名字高大上且给分高的水水选修课”。然而,开课老师梅萌说,这是一门老师要挑学生的课。课程竟然还有自己的LOGO、社区、基金,甚至都注册了商标!

园子外面有块地儿叫清华科技园。但是除了全聚德、干锅居等几个餐厅和网易、搜狐的大Logo,大家也不太关心它和“清华”“科技”有多大关系。

清华有个创客空间学生社团,吸引了来自美术学院、机械系、精仪系等20多个院系的300名成员参与。而社团之外的许多人,直到昨天被“总理回信”给刷屏,才知道了他们的存在。

5.6-2.jpg

“创+”、“启创班”、“挑战杯”、“启迪”、 “搜狗”、“美团”、“虎扑”、“数码视讯”、“中文在线”、“海兰信” 、“海斯凯尔”、“紫晶立方”、“人人贷”、“铁血网”……你可能不知道所有词的究竟,但你应该知道他们都与两个词有关:

清华人、创业者。

那些你“视而不见”的logo,“听而不闻”的名字,背后却藏着这个园子里最让你震撼的故事——清华创业者们的故事。


感兴趣?去创业!

你是否还记得自己童年时期的兴趣和梦想呢?是在音乐的天空里展翅高飞,还是在色彩的殿堂里留下自己的印记?是执着于热血沸腾的球场,还是渴望着万众瞩目的舞台?

对于一些人,兴趣只是兴趣;对于一些清华人,兴趣却成了他们创业的原动力和事业的支点。

程杭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从小喜欢体育的他,在清华精密仪器专业毕业后,前往美国西北大学攻读机械系博士学位。

那是一个CCTV播什么人们看什么的年代,国内的互联网并不发达。这个体育迷每次看到国外许多有价值的、原创的体育资讯和评论,就恨不得立即把这些东西分享给国内那些只能守着体育频道看NBA的朋友们。后来,他发现一个人(分享)的力量远远不够,就萌生了做体育的“论坛”“社区”的念头。大家一起聊体育,比一个人看球有趣得多。

“虎扑是一个靠用户产生的论坛”程杭一直这样坚持着。

5.6-3.png

程杭(左)在虎扑论坛

2014年,西班牙埃瓦尔俱乐部遭受财政危机,以虎扑为代表的互联网体育平台发动球迷通过众筹的方式,成功帮助球队度过了财政上的难关。

程杭说,过去人们常认为,一个互联网平台上的体育媒体、社区所能做的是只向用户提供内容,在资讯消费上满足他们的需求。但在更新的互联网时代,在创新的商业模式下面,一个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体育社区不但要为球迷提供多样化的资讯,更能联结球迷,给实现更大的作为。

“那个时候不是整天在想怎么做一个community,而是从产生value出发。你必须先回答一个问题,即到底用户需要什么,然后再去把这个核心的价值做出来。”谈到自己的“创业经”他笑着说。


体育迷程杭把千千万万的体育迷聚在了“虎扑”,而在清华大学电子系读完学士和硕士的叶滨,也追求着他音乐教育的梦想。

这位清华科技园的“创业之星”,是小叶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其公司专利产品The ONE智能钢琴,通过钢琴与APP的结合,智能钢琴以其互联网化的体验改变了传统学琴方式,拉低了钢琴教育的门槛。“不仅是让用户一开始就能弹,而是真正教会用户学会弹钢琴”。与其一个人玩儿音乐,不如让更多人爱上音乐。“创业才是我想要的答案。”


无文献?不创业!

清华园向来盛产三种人:学霸、运动健将和文艺青年。 “体育迷”和“文青”开公司可以搞得风声水起……一脑子文献和idea的学霸也同样闲不住。

大多数研究生最关心论文的两个指标:影响因子和影响因子。而有一个宿舍的三个兄弟,邵金华、孙锦和段后利,却通过一次偶然的文献调研,一拍即合,走上了高新科技创业之路。

几年前, 邵金华在文献调研时偶然看到有关肝纤维检测的信息。在中国,乙肝病毒携带者人数多、快速检测手段少,而且全球范围内从事相关检测的产品很少。三兄弟商量后,凭着一股直觉,相信这样类产品可以具有很大的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

5.6-4.png

海斯凯尔的产品FibroTouch FT100

他们的医疗科技公司——海斯凯尔,研发出了全球首台影像引导的肝纤维化无创检测系统FibroTouch,“秒测”肝功能的技术,为许多患者的肝病诊疗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更为奇妙的是,他们这三个“中国合伙人”并不都是“学医的”。本科毕业后,三兄弟中一个去了医学院,另外两个则在自动化专业读博。

甚至没有一个详细的商业策划书,三个博士学霸就这样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当时我们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德国,各有6小时的时差,就找一个平衡的时间来开会研究。”孙锦回忆。

除了“异地炼”的苦楚之外,做一套医疗系统并不像做一个APP那么简单。

谈到清华园里的学生创业的建议,孙锦从自身的经验出发总结说,博士创业相比其他创业者风险更大,还是要谨慎评估,做出成熟选择。而且很关键的一点是不建议盲目创业。一定要在有一些积累的前提下,再寻找契机。

他们的理想十分朴实。“希望我们的产品能进入乡镇医院,服务最基层的人”。


从科研成果中找到了创业方向的不只有博士,还有大二的本科生。

5.6-5.jpg

五年前,刘一峰还在读中学时,出于对物理化学的兴趣,做起了太阳能产品研发。在来到清华热能系后,他的研究得到极大拓展,决心把研究的产品推向市场。于是,他凭借自主研发的智能掌上微电网,创办了北京八度阳光科技有限公司。

喂,同样是在实验室读文献的你,差距咋这么大呢?


有市场,敢创业!

如果你对我说,我没有那么执着的兴趣爱好,顶多是打打dota逛逛淘宝,也没有什么搞科研读paper的热情,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却有创业热情的大学生又该怎么办呢?

答案就是:先找市场,再做产品!

07级汽车系的王世栋,就牢牢地抓住了“市场”这个创业的核心。

5.6=6.jpg

王世栋和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左)、前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的合影

没准你曾经在学堂路上的基础工业训练中心里见过王世栋,这里是他的生产基地。

2012年,王世栋作为交换生到德国学习,在当地科技馆参观时看到了3D打印机,一下就被吸引住了。于是,接下来他认真调查了国内外市场,发现3D打印机确实有很大的价格下降空间。“当时这是个新玩意儿,卖得特别贵,我想做一台物美价廉的3D打印机。”

随后,王世栋和同伴花一段时间确定技术路线,并通过互联网采购零件,花了大把时间劳作,终于装配出了一台第一代3D打印机。这台机器用半小时打印出了一只5厘米大小的章鱼模型,虽然打印温度和速度并不稳定,但成果足以让他们欣喜。

为了牢牢把握市场的方向,王世栋还主动学习了许多市场营销的相关知识。他请了专门的人员维护互联网上的产品销售,还专门建立了两个客户微信群,线上回答客户的各种提问,提供技术支持。“这是一个开放的世界,客户都成为了我的朋友。”

2014年,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到来清华访问时,他们为扎克伯格“私人订制”了一个3D打印头像。当得知,紫晶立方以几百美元的价格,制作出了匹敌欧美数千美元级别的3D打印机时,扎克伯格不禁连连用中文夸他们“很厉害”。


除了王世栋,还有一位从善于找市场的“创客”。计算机系的博士王胤,最初竟是从朋友的“闲谈”中找到创业点子。

“哥们儿,你说我请个假咋这么不容易!”朋友的这句抱怨激发出了他创业的想法。王胤的这个朋友岁数不算小了,夫妻俩打算要娃,可现在两人一个在杭州、一个在武汉。“就算老板再理解,我也不能动不动就请一个星期假吧!”

王胤随即在身旁的朋友里做了一圈调查,发现有这样困扰的不在少数。本来他在上网逛的多是计算机方面的技术论坛,那一阵子就干脆刷起各种女性论坛。例如“算不准排卵期”、“例假不规律怎么算排卵期”等问题中,不少“造娃族”都提到了一样工具——基础体温计。

他敏锐地嗅到了背后的商机,于是王胤创办了北京爱康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通过把寻常的电子温度计联网,开发出了孕橙助孕温度计。用户通过手机上的“孕橙shecare”APP就能准确得知哪一天是排卵日,帮助众多女性免去了埋头苦算的烦恼。


最炫清华“创业风”

如过只是讲新“清”年们创业的故事,可以讲上三天三夜。这些年,清华学子的创业热情与园子的创业氛围密不可分。

这里有x-lab,一个绝对另类的“实验室”——清华经管学院牵头的校园创业孵化器。x-lab中的“x”寓意探索未知、学科交叉,“lab”这个名称体现体验式学习、团队工作。x-lab面向清华各院系学生、校友提供创意创新创业的相关服务, 包括:创意活动、创业团队接待日、创业伙伴服务、驻校企业家和驻校天使服务。

这里有一门特殊的选修课“创办新企业”——“它可以帮助学生从‘创业行?’到‘创业行’,再到‘创业行!’的一个思维方式转变。这门课开创了一种新的模式,目前是全世界著名高校里所没有的。它有自己的商标——“创业行(xing)”,有自己的社区——“创业行(hang)”,有自己的课程基金“创业很(hen)行(xing)”。

这里的创客们有自己的节日:十一月的最后一个周六是清华创客日(Tsinghua Makers’ Day)。这里有创客们有i.Center创客空间, 据学校建设规划,新的清华i.Center将设置李兆基科技大楼中并占据约16500平方米的面积,将建成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大学创客空间。 这里的创客们还有自己的社团——清华创客空间学生社团,吸引了来自美术学院、机械系、精仪系等20多个院系的300名成员参与。而且社团还刚刚收到李克强总理的关怀可肯定。这里的创客们还备受清华科技园的青睐,越来越多的创意被孵化成型。

今天的清华,“创客”已是一个个性鲜明的独立群体,再不会和“学酥”、“学霸”等标签傻傻分不清。这样一群人,有兴趣激发的侠客、有成果转化的学霸、还有市场的弄潮儿……

他们站在时代浪潮的最前沿,带着梦想迎接挑战。

他们中的许多人说:从未想过只做一个“产品”,希望做的事情可以更好地服务社会。

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说:“大学开展创业教育不是为了帮学生开公司”。清华人参与创业,也绝不仅仅为了开公司。从自身出发,创新创业是对自身创造力的一种锻炼,是对坚忍不拔的品格,实事求是的精神的一种锻炼,是清华人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是新时代里清华人激荡青春的一种情怀。

2015年5月4日青年节这天,李克强总理在一封给清华的“创客们”的回信中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核心在于激发人的创造力,尤其在于激发青年的创造力,青年创业,社会才生机盎然;青年争创新,国家就朝气蓬勃。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小研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