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故事

宫艳艳:守一方土,育一方苗

社会公益是大学基金会实践其公益组织属性的重要方面,也是大学基金会连接大学和社会的重要渠道。长期以来,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下简称“清华基金会”)汇聚社会爱心捐赠,支持清华大学充分发挥人才和智力优势,投身教育扶贫、学生支教、医疗救助、留守儿童关爱、乡村振兴等社会公益事业。

近年来,在清华伟新教育基金的支持下,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办公室在保留原有中小学校长、班主任、幼儿园园长等培训项目的基础上,将培训的重心转移到针对贫困地区“英语、音乐、体育、美术”学科短缺师资的培训上。通过项目之间的结合和联动,增强贫困学校对“音、体、美”等学科的重视,调动各地方参与培训的主动性、积极性,扩展培训的效果。

 3.jpg

宫艳艳,大名县第三幼儿园园长,于2018年和2020年参加两届清华伟新教育扶贫幼儿园园长研修班。本文为宫艳艳博老师所作的本地幼儿教育教学的现状回顾及参加乡村教师培训后的心得体会。

 

大名县位于位于河北省东南部,隶属于邯郸市,地处冀、鲁、豫三省交界处,是冀、鲁、豫三省经济、文化交流的枢纽地带。

近年来,我县县委、县政府把学前教育摆在全县社会公共事业发展的突出位置,积极推进三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并且将其列为如期实现脱贫出列、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工程统筹推进。2016年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合作签订了《大名县教育扶贫战略合作协议》并实施乡村幼儿园质量提升计划2019年大名县教体局又印发了《大名县全面推进一村一园工作实施方案》,学前教育快速发展,幼儿园的办学条件明显改善,保教质量也得到了提高。另外国家自2010年实施的国培计划让更多的园长和老师通过外出培训和送培到县、网络研修等多种方式进行了学习和提升,保障了乡村教师整体素质的提高。

目前大名县学前教育基本实现全面普及,城乡幼儿都能享受到不同性质的学前教育。但是从总体上看,我县的学前教育仍是教育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与人民群众对公平优质学前教育的需求相比,尚存在差距。特别是办园质量方面,城乡之间、园际之间差距较大,幼儿教师数量严重不足,队伍不稳定,园长和教师两支队伍整体素质都偏低,幼儿园小学化现象不同程度存在,幼儿教师的专业水平也亟待提高。

1603084803549013306.jpg 

以我园为例,我园是县直公立幼儿园,建于1988年,是一所具有30年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邯郸市一类园。目前集团化办园,有大名中学园和三里店园两处园所,开设14个班级,在园幼儿近400余名。虽然在县委县政府、县教体局的重视下,学前教育较之前有了迅速和稳定的发展,但我园现在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就是教师队伍的不稳定和人员急缺。我园有教职工计60名,其中在编教师29名,但转岗较多,专业水平有待提高,招聘人员占我园教职工总数的一半以上,且招聘人员流动性大,经验不足。另一方面,农村幼儿园的教师队伍老年化较为严重,年轻教师有机会就考进或调进城里,青黄不接。而且相当一部分教师教学观念陈旧,教学方式落后,知识结构老化,知识面窄。另外我园的三里店园属于城乡结合部,周边家长务农、做生意较多,对幼儿不够重视,家长对幼儿园教育的配合程度明显低于大名中学园。农村幼儿园更是留守儿童居多,家长教育观念落后。

提升教师队伍质量,转变家长教育观念,是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不断充电学习提升专业技能则是有效的途径。我有幸参加了2018年和2020年两届由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组织举办的清华伟新教育扶贫幼儿园园长研修班,收获颇丰,受益匪浅。2018年是亲临清华大学这座令人向往的学校进行了为期10天的学习,不仅圆了我的大学梦,更感受到了这座百年名校的清芬挺秀,华夏增辉的清华风采,还有自强不息,厚物载德的人文氛围。

 1603084838853067796.jpg

2020年由于疫情的原因,我们近一个月的时间以直播方式进行线上学习。不管通过哪种方式学习,课程的安排都科学合理,内容丰富,信息量大,而且接地气。幼儿园管理、课程建设、园本教研、队伍建设、家园共育等这些都是园长的日常工作。不管是理论到实际,还是名园名师指引,在专家的引领下,在榜样的激励下,我们能够审视自己的工作,树立正确的职业价值观。

这些讲座和分享不仅具有针对性和实用性,还让我们开阔了眼界,总结之余,也沉入思考。这对于一个在幼儿园工作13年,2010年成为教学园长,2019年成为园长的我来说,更像春雨一样滋润了我的心田,不断激发着我对工作的热情和思绪。生有涯,知无涯,每一次的培训学习,我都深刻认识到自身的渺小和不足,认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要不断学习,不断创新思维,更要学以致用,取他人之长补个人之短,因为学习是工作的需要,同样学习也是干好工作的基础和关键。

 1603084873992087925.jpg

幼儿教育的核心词就是责任。我作为园长,应该敢于承担责任,勇于实干担当。因为园长不是荣耀,更不是权利。事无巨细,悉究本末,我深知教育的价值是体现在让孩子获得成长的快乐,而教育工作管理者的价值体现在让教师和自己获得工作的快乐。所以园长作为幼儿园的管理者,起着领头雁的作用,要明确幼儿园的发展方向,办一所领导放心、家长安心、孩子欢心的乐园,让老师可以快乐工作,从而更好地促进幼儿健康、快乐、自信的成长。

期待再次与清华大学相聚的日子!